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多心法

白日行有法,黑夜止有梦。

 
 
 

日志

 
 

奥运圣火--(附265 敦煌:民族飞天的希望)  

2008-07-06 15:41:19|  分类: 2008北京奥运会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敦煌:民族飞天的希望

2008-07-06 11:10:32 文/胡贲

敦煌是一个图腾。

火炬来到敦煌之前,这个城市已经做了2次大规模的演习。演习之时,敦煌的所有交通停摆。当然,这个18万人口的小城里,所有4条主干道的封闭对大部分人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一有接待任务,敦煌就要封路,我们都习惯了。”沙洲市场门口,一名旅游纪念品商店的店员乐呵呵地说。她唯一的遗憾是,火炬所到之日,普通人并不被允许“自发观看”,想要观看的,须携带个人有效证件,向当地居委会申请。

和许多人的想象不同,莫高窟从没有彻底衰败过。这里的香火从未停止,每个月,莫高窟下都会举行大规模的庙会——这一直持续到大约30年前,莫高窟被彻底封闭之前。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片隐身于大漠之中的佛教遗迹,除了附近的农民之外并不为人所知,偶尔经过的文人骚客们都会感叹于这里的恢宏,然后再笔记里记下当时的感受,但恐怕也仅仅如此了。在丝绸之路上,如此这般的佛教遗迹成千上万,你甚至很难确定,在建设之初,敦煌的石窟就一定高于中国其他地方的石窟,毕竟,从已经考证出的来源看,这些石窟都是些地方势力所建,当地的官员、商人、地主。和云岗石窟、龙门石窟这些体现了朝廷意志的胜地相比,至少规模上逊色不少。

莫高窟

1900年6月22日,王道士在莫高窟发现了藏经洞。这一发现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将彻底改变这片当时被称为“沙洲”的土地。有趣的是,就在当天,慈禧太后在北京城里正式向万国宣战,20世纪的中国史,就这样在义和团运动“扶清灭洋”的硝烟里开场了。

此后,有关莫高窟的故事人们耳熟能详,你现在去参观莫高窟,讲解员们也在一遍一遍讲述这些故事,傲慢而鲁莽的西方“探险家”们闻风而至,像闻见死人气味的乌鸦一样,分批分次,一点一点地蚕食着这份中国的宝藏,人类的财富。

最开始,王道士的发现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甚至不得不向清廷撒谎说,经卷发现当天,天空中突然传来巨响,然后山体自动开裂,他检视山体,才发现了这批经卷。但即便如此,藏经洞里的宝藏并没有得到任何保护。7年之后,一队偶尔路过的英国考察团从王道士手里买走了第一批经卷,此后,日本,美国,俄罗斯,一批又一批的“探险队”从王道士手里买走了大量经卷,中国的学者们第一次抵达敦煌,已经是1925年。

此时,经历了五四运动的中国,民族意识已经觉醒。外国的探险队们再也不能得到他们当初的待遇——华尔纳,斯坦因,这些多次到过中国的“老朋友们”惊奇地发现,这一次,他们第一次被人称为“盗贼”,而赃物就是那些“从所有者手中买来的考古物”。1931,斯坦因最后一次中国之行甚至演变成了一场外交危机,他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民间、学界的围追堵截,中国媒体纷纷发表报道,指责“这个身携24万美元巨款的所谓‘学者’,到底打算在中国的西部干什么?他的经费到底是哪里来的?”。

火娃舞

“时代变了,而今,在诸如此类的问题上,中国人已经是他们自己的主人。”英国驻喀什领事在接到斯坦因的报告后,给他的上级写信报告说。斯坦因最后一次的中国之行,没有带走一件文物。

也正是此次事件之后,敦煌才真正在中国的知识界打响了名声。尽管要到抗战时期,被迫转移至西部后方的张大千在敦煌临摹了数百张壁画之后,敦煌才第一次进入普通中国人的视野。

在此之后,敦煌的叙事就与政治不可分割了。

国共内战,敦煌艺术研究所的所长常书鸿被双方拉拢,他不得不一边周旋于国民政府的巡展要求以粉饰太平,一边与中共地下党人接触,“现在蒋帮的末日已经到来,希望提高警惕,努力保护敦煌艺术宝库,只有毛主席和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救敦煌艺术”。很多年后,常书鸿在回忆起当年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信件时,依然唏嘘不已。

解放之初,敦煌艺术研究所被军管机构定为“特务组织”,他们的设备被没收。郑振铎邀请他们去北京办展览,也被当地阻止,“我们决不允许这些封建文化进入北京。”而最终等所有展品抵达北京之后,他们才知道,此行的目的,除了弘扬民族文化之外,更重要的是,为支持抗美援朝斗争,揭露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文化掠夺。展览中的第三部分,完全是有关的“罪证”。

为了迎接火炬,敦煌所有路面都由消防车喷水后再清扫。

此后,“敦煌艺术”进一步成为中国外交的一部分,日本、联邦德国、阿尔巴尼亚……几乎每次中国与某国外交上取得重大进展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举办“敦煌艺术展”。

再后来,敦煌艺术展则成为新时期文艺工作得到复兴的证据,在1980年代在中国几乎所有中心城市巡展,掀起了“敦煌热”,敦煌研究院也从一个研究人员为主的机构,变成了以旅游为导向的机构——目前敦煌研究院有600多名职工,其中直接与旅游接待有关的大约有一半。火炬传递,敦煌也是煞费苦心。福娃中的火娃,其灵感来自莫高窟的佛教壁画。敦煌因此骄傲地将自称“火娃的故乡”,并准备了数百人的“火娃”方阵,跳起火娃舞。

陈寅恪说,“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 今年3月,“敦煌艺术展”再次在北京举行,这一次,主题已经是“盛世和光”——太平盛世的和谐光芒,敦煌的飞天被寄予了新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