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多心法

白日行有法,黑夜止有梦。

 
 
 

日志

 
 

奥运圣火--(附187 想象的天堂)  

2008-06-22 09:56:37|  分类: 2008北京奥运会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萨:想象的天堂

2008-06-21 11:31:26 文/黄章晋

金羊网讯  拉萨是许多人心中的天堂:阳光、蓝天、经幡、寺庙、淳朴的脸和纯净的心,吸引着无数的朝圣者。那些被拉萨的灵魂吸引的人,匆匆的来,匆匆的去,是候鸟。而另外一些被拉萨吸引的人,则停了下来,他们是留鸟,但却是为拉萨的肉身吸引,因为那些朝拜拉萨灵魂的人让他们看到了生意。

听闻我到了拉萨,一位老同学特意要我多拍些拉萨照片,她是藏传佛教信徒,因为实在忙得无法分身,只能经常到雍和宫看看。所以,只盼我的照片能稍缓她对拉萨的向往之情。

我告诉她,恐怕一定会要她失望了。我是那种拿着相机只能说“照相”而不敢用“摄影”二字的人,更糟糕的是,我是没有慧根的人,无法读懂一个地方的内在灵魂,对拉萨这样神圣的所在更是如此。我只在意观察一个地方的肉身,以我所见,拉萨的肉身与一般人的想象相去甚远,不太容易勾连起天堂的想象。

拉萨的阳光的确强烈,但天却并不是最蓝的。拉萨周围没有雪山,山上没有青草,更没有树。拉萨风大,空气含尘量大,天只比北京的稍蓝,未必赶得上乌鲁木齐,比云南的一些地方则明显有相当距离。

拉萨车少,的确没有大都市那么喧闹,但还有麻将声。因为“3.14”骚乱,拉萨非常萧条,所以,飞机从拉萨上空经过时,我没能听见地面传来的哗哗的麻将声,但我确实见到,拉萨大街小巷多的是麻将大战。成都我去过很多次,我以为,即使今天,成都的麻将热未必胜过拉萨,虽然成都是拉萨的师傅,——拉萨人无论藏族汉族打的都是四川麻将。

拉萨是一个经幡飘飘和转经筒的城市,是各地虔诚藏民一路磕着长头朝拜的圣地,同样是辛苦打拼的小生意人的天堂。太阳岛附近到处可见到卖春的女子,而西藏各地矿老板们也在这里养精蓄锐——经过整治,现在布达拉宫这里总算听不到拉萨近郊夺底沟那边开矿的爆炸声了。

在拉萨街头,尤其是八廓街,窗户上描了粗重梯形黑色框的藏式建筑满街都是,沿街的每个门面的藏族文字标示以及满大街浓得化不开的藏文化工艺品都明白无误地告诉你,这里是雪域高原的心脏。但在布达拉宫上俯视拉萨,你看到的城市,除了罕有高楼,实在与内地城市相差不大。

八廓街

拉萨的肉身,实在是个高度世俗化的肉身。而且,是四川化的肉身,这里的通行汉语是四川话。最著名的商业街八廓街,因为四川人的口音,最后变成了八角街。虽然地图上印的还是“八廓街”,但流风所及,连CCTV播放拉萨新闻时,也采用的是“川标”——八角街。

虽然在大昭寺,在布达拉宫,我静静肃立一旁,看那些千里迢迢的朝圣者们磕着长头,但在大多数地方,我只看得见拉萨的肉身。

来自河南的张,是被拉萨的肉身所吸引,他来此开出租车已近三年,谈到“3.14”前,张眯着眼睛神往了一阵:以前拉萨游客多到他们拉活拉不完,他一个月能随便挣个四五千,与内地家乡相比,这里简直是天堂。去年,他把老婆孩子都接了来。年初,他竞得了每月九千元的出租车牌照,打算一个人开车养活全家。“3.14”后,虽然政府不但免除了一个月的营业牌照钱,而且还免了他们的所得税,但张表示,再干一个月就回去。对将来怎么办,他叹息道:“没想好,哪里有饭吃就到哪去,现在哪好找活干啊。”

我们在拉萨逗留期间,搭乘的所有出租车司机几乎都打算离去,只有一位我们要去电影院却把我们拉到电业局的司机例外。他是来自林芝的藏人,汉语不太好,他说老板每月能给他发将近两千,他还比较满意。

八廓街卖传统马具的摊位

在八廓街玉器珠宝店当伙计的小马希望我能在北京给他介绍工作。他为了和我换一顶帽子,与我攀上了新疆老乡。当时,因为没有生意可做,他和伙伴们坐在店铺门口一辆板车上摇晃着双腿嬉闹玩笑,雪白的牙齿在明亮的阳光下格外醒目。他把我叫进店子谈工作的问题时说,店里一天都没开张了,昨天只做了三百元的生意,这样的形势下去,老板迟早也会跑掉。小马介绍说,“那个时候来拉萨很不容易,火车还没通呢,我也是听老乡说,这里好找工作,就来了,从格尔木开始,我是一路坐顺风车过来的。”

小马的愁闷,远没有来自四川德阳的老板N那么强烈,N的拉萨天堂之梦甚至做了连一天都不到。N投资的大餐厅据说是在“3.14”前一天请客开张的,客人还在吃喝着麻将着,骚乱就发生了。因为公司业务,去年来拉萨的余介绍,即使是淡季,过去的拉萨满大街人也比现在多,游客们忙着买纪念品,忙着泡酒吧,忙着吃喝,本地人则忙着在茶馆哗啦哗啦打麻将。“不仅游客走光了,本地人出门也少了很多,现在抓的紧,单位上班的人也不敢随便抛出来打麻将了。”

生意损失也许比N更大的是何,这位内地来的商人,原本已经谈妥了在拉萨地区开矿的生意,已经投下了一笔钱,“3.14”后一切采矿的审批不但停顿,而且更加严苛,他现在只好守着作为跳板的麻将馆度日。我见到他的麻将馆一到中午便生意兴隆,但何却为这里生意清淡而不断叹气。

为了保护布达拉宫的环境,以前规定每天进入参观的游客数量被控制在2300至3000人之间,旺季的黑市门票因此被炒到高达千元,但我们参观游览布达拉宫时,见到的全部游客加一起不足40人。

拉萨是西藏旅游业的绝对重心,2007年,西藏外来旅游者数量近400万人,不但为拉萨市带来了超过40亿元的收入,还为成都到拉萨的航线贡献了近20亿元收入。

今天拉萨的肉身,是遭“3.14”骚乱严重摧残的肉身,是一座失去繁华的城市。我遇见的拉萨各族生意人,没有人不对“3.14”骚乱痛心疾首的。

布达拉宫:火炬传递的起点

其实,也有向往着拉萨灵魂的人真正留了下来的。三十出头的刘,以前是广东的教师,以前来过拉萨很多次,前年终于下决心留了下来。刘透露,他的生活方式与画画有关。他说,丽江等地方以前也曾吸引过他,但那里早已经是个彻底的商业城镇,只有在这里,他才可以找到可以安抚心灵的感觉。

“我觉得我是有宗教气质的人,虽然我没有信教,但靠近这里,我会觉得有说不出的踏实。”刘说,他从没打算融入当地藏族社会,也没打算皈依藏传佛教,只要在这里能感受到那种氛围就够了。刘也曾中途离开过拉萨,但更像是从拉萨出去到外地旅游一下:“看来,我可能一辈子都得在这里生活了,因为内地任何地方我都根本适应不了。”

来自西南的素素,是更早的拉萨长期留驻者,今年已是她在拉萨生活的第七个年头。素素现在以做工艺品在网上出卖为生,她与刘一样,很少出门与人交道,平时更多在网络上与外地的朋友们交流。在本地,只是偶尔与身份相似的一群人聚一下。与刘一样,素素也是为这里的安静的环境和宗教氛围所吸引:“我能感觉到这里时刻存在的一种宗教的磁场。”

刘坦承,现在拉萨的人突然迅速变少,其实他觉得很合意,虽然他的生计“当然也受了点影响”,但他觉得拉萨游客如果按照铁路修通后的速度继续增加下去,拉萨就不是拉萨了。“我同意你说我的这种追求宗教氛围的感觉是一种想象,但是,按照你的说法,你不觉得,拉萨到处都是生意的话,这个氛围就会一天天淡薄下去么?”

大昭寺

与刘的观点相似的是吴,青藏铁路修通后,他还写过文章呼吁,不要让商业毁了西藏淳朴的原生态的文化。他去过两次拉萨,看到藏族人如此热爱麻将忧心忡忡,他态度鲜明地认为,西藏应该只对那些为了一种内心的需求的人开放,生意人和那些就为游山玩水的人应该严厉限制。不过,吴在内地的现实世界有太多的东西要追逐,从没考虑过自己要生活在那里。一再追问下,他也承认:“保留西藏的原生态文化,当然主要着眼点还是我们,但西藏是我们人类共同的最后一块心灵的净土,当然要精心保护下来,这是从全人类的角度出发的。”

在拉萨生活了七年多的素素说,她没觉得拉萨有变化,她知道有人热爱麻将,热爱内地的一切生活方式,但因为远离,所以她没直接感觉。大昭寺和布达拉宫前还有那么多虔诚的人,她也承认。可以认为,宗教感和神圣感是一种想象,但只有拉萨才能赋予人这种想象。

在谈到开放会使一切原本神圣的东西最终被“祛魅”时,刘认真地考虑半天后说:“我承认,社会发展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肯定会有许多人和我一样,希望这个世界有某种神秘和神圣的东西,它来自我们的内心,就好比我们愿意相信,世界存在爱情神话一样。拉萨可以要我相信,世界上还有天堂。”

在八廓街跑黄包车的洛桑热切地希望奥运会赶快结束,因为他认为奥运会后游客肯定会多起来,他的生活会更好。眼下,他的天堂在此岸,在游客。

还有很多人没有来过拉萨。郑钧在写《回到拉萨》时,并没有来过拉萨。

 

《华盛顿时报》在报道中说,中国本周宣布要在北京进行演练,以防止脏弹袭击。文章称,这个小组是由核武科学家、技术员组成的,很多人来自美国能源部的核实验室,并称他们将在奥运之前向中国提供专业的帮助。路透社报道说,中国认为恐怖主义是奥运会最大的威胁,据称,中国有关部门已经发现“东突”武装分子策划爆炸阴谋以及绑架运动员的计划。法新社还注意到,中国本周早些时候已经任命“顶尖的反恐专家” 杨焕宁为公安部副部长,负责北京奥运的安全保卫工作。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派记者任彦报道 6月21日,印度警方宣布逮捕了30多名企图破坏奥运圣火传递的“藏独分子”。印度警察局长阿施瓦尼·克曼周六称,“过去的几天印度警方逮捕了30多名进入西姆拉和肯瑙尔地区的藏人。”克曼称,警方将不允许任何藏人亵渎法律,或在中印边境附近举行任何形式的抗议活动。报道称,被逮捕的藏人中,大多数都没有进入肯瑙尔禁区合法的文件。印度法律规定,进入接近边境的某些特定地区需要地方管理部门的特别的通行许可,尤其是针对外国人。在审讯过程中,这些藏人向警方承认他们是想通过边境进入西藏,破坏圣火的传递仪式。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