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多心法

白日行有法,黑夜止有梦。

 
 
 

日志

 
 

首场四川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英模报告会-2  

2008-06-14 00:1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省抗震救灾医疗队刁冬梅:白衣战士托起生命希望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的消息震惊广东。5月13日晚上,我们第一批广东医疗队飞赴成都抗震救灾。

按照卫生部的命令,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汶川映秀镇!

过了都江堰以后,交通受阻,通讯中断,必须急行军。我们只带了两天的干粮,尽量多带药品,最重的大药箱有50多斤。一路上险象环生,左边是峭壁,右边是岷江,最难走的地段,我们只能把药箱顶在头上,贴着峭壁慢慢摸索。一个队友脚下一滑,差点掉下江去,可他的手还死死抓住药箱。

3个多小时里,我们手脚并用,艰难地往前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到映秀,救人! 救人!

到了映秀镇,眼前的惨像使我们震撼:漩口中学前的坝子上躺满了伤员,有的头部流血,有的多处骨折,有的甚至奄奄一息,痛苦的呻吟此起彼伏……

生命在呼唤,我们立即展开紧急救治,包扎、输液、上石膏、做手术,经过大家连续奋战,赢得了救治的黄金时间。

一天,我们接到紧急通知,匆匆赶去映电公司办公楼的废墟,抢救幸存者虞锦华,她被困在坍塌的楼梯和横梁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已经150个小时。骨科专家杨欣建戴着头灯费劲地钻进去,立刻惊呆了: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一双眼睛,六天六夜过去了,虞锦华惊恐、绝望的眼神,突然充满了求生的期盼。她的双腿被巨大的横梁死死压住,膝盖以下肌肉全部坏死。要把她救出来,只有一个办法——截肢。杨医生检查完伤势,迅速爬出洞外,和队友们商定了动作要快、失血要少、力求保全生命的手术方案,接着第二次爬到小虞身边。

 

 都江堰市向峨乡党委书记罗鸿亮:震不垮的战斗堡垒

5月12号下午,我正在莲花湖畔的莲月村主持一个村道建设工作会。突然,地动山摇,莲花湖像开水一样翻滚。有人大声喊:“地震了!”我和大家赶紧跑出会议室,爬上湖边的岩石,朝乡政府方向望去,那边已是满天黄烟,什么都看不清。

不好,得马上赶回去!我和同事们急忙往乡政府跑。一路上,周围的农房几乎都垮了,水泥路面到处坍塌开裂。乡政府和周边的情况比我想象的更严重:成片的房屋只剩下几栋孤零零地立在废墟中,整个街道变成了一片砖瓦堆!

“罗书记,乡政府大楼垮了,好多乡干部都埋在了底下!”

“罗书记,爱莲社区的房子垮了!”

几个村民跑过来对我说:“中学的教学楼垮了!”

我心里一惊,中学垮了?!这可是上课时间,几百个学生啊!我火速把在场的乡干部叫过来,主持召开了向峨历史上最短的一次党委会,大家作出了一个生死抉择:先救学生!

乡长付岷涛立即带着一群干部拼命向学校奔去,边跑边对惊恐的人群喊:“快去学校,快去救娃娃!”

地震把中学的教学楼全部震垮,废墟中不时传出孩子的哭声、呼救声。已经赶到学校的家长哭喊着,扑在废墟上疯狂地刨找着自家的娃娃。

慌乱中,有群众问:“乡干部都到哪儿去了?!”

民政干部罗代强跳上乒乓球桌,大声说:“哪个说乡干部不在,我就是乡干部!男人们都站过来!”

慌乱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成都公安消防支队支队长孙国利:

    不放过每一个角落,不放弃每一个生命

5月12号地震发生时,我正在支队办公室。职业敏感使我和我的战友们以最快速度冲到楼下。省公安消防总队和市政府同时向我们下达了紧急指令。在消防车前,我召集了不到1分钟的紧急党委会,决议只有8个字---“一级战备,全力救人!”

在余震的强烈颠簸中,我支队800名官兵,不到1小时,就赶到了80公里以外的重灾区---都江堰。

往日美丽的都江堰,这时已经满目疮痍。我当了20多年的消防兵,见过无数惨烈的灾难现场,但给我的震撼都不及这次的万分之一,哭声、喊声、求救声响成一片---“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妈妈”……

我果断下令:“把兵力撒下去,尽快救人,救更多的人!”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立即成立,一个个救援小组,火速赶往中医院、新建小学、聚源中学等数十个受灾最严重的地点。云梯车、大吊车高高升起,切割机、冲击镐飞速运转,一场生死大营救迅速展开。

警灯闪烁的红色战车,给处在绝望和混乱中的人们带去了希望。地震当天,我们就救出了218名被废墟埋压的幸存者!

我支队有个老兵叫肖和,他的任务是现场照明。一架好照明车,他却一头冲上前去救人。他紧紧握住废墟下一名小男孩的手说:“小朋友别怕,叔叔一定会把你救出去!”

小男孩的身体被一块水泥板压在下面,上面是一层又一层的楼板、石块,还有巨大的横梁。这时候雨越下越大,怕雨水呛着孩子,肖和找来一床棉被,撑起一个小帐篷;怕伤着孩子,快接近孩子时,肖和就用手刨挖石块;怕孩子睡着,他一边搬石头,一边不停地和孩子说话。他用大嗓门拒绝战友替换,目的是为孩子打气,他说:“我答应了小朋友,就一定要把他救出去!”

就是我们这个肖和,连续3天3夜没合眼,在战友配合下,从废墟下救出了45名生还者。

 

成都军区某陆航团政委张晓峰:

     为灾区人民架起空中生命通道

震后1小时, 我团4架直升机奉命升空,第一时间飞赴灾区勘察灾情,拍摄大量图片影像资料,为抗震救灾指挥部决策提供了依据。随即,出动18架直升机,满载食物、药品等急需物资,飞往灾区展开救援。一批批危重伤员快速运出,大量救灾物资快速送达灾区,迅速稳定了受灾群众的情绪。

我们一直试图向震中汶川实施空中救援,从12日到13日,先后6次派出24架直升机向汶川突进,都因气候恶劣没能成功。汶川县城地处“V”字形狭长山谷中,河谷与山顶高差悬殊达3000多米,地形复杂,加上连日阴雨,云层很低,浓雾密布,能见度不足200米,根本无法进入。由于通往汶川的道路被阻断,地面救援无法实施。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汶川的灾情,党中央揪心,全国人民着急,我们也心急如焚。团指挥组紧盯卫星云图点滴变化,飞行员进入机舱随时准备起飞。5月14日一大早,天气略有好转,我们立即派出3架直升机在峡谷入口处盘旋,伺机强突汶川。机组抓住云层变化的瞬间穿过云洞,突入峡谷。直升机一进入峡谷,变幻不定的气流使直升机剧烈颠簸、难以控制。此时,机组人员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有一丝可能,冒死也要进入汶川!

经过1个多小时的艰难飞行,终于飞临汶川上空。飞进汶川难,降落更难。县城仅有的一个适合直升机起降的体育场,已布满了受灾群众搭建的帐篷。为了找到一个新的起降点,机组在山谷间一圈一圈盘旋,整整搜索了50分钟,才发现一块不足50平方米的河滩勉强可以降落。但上空有三层高压线,由于震后塔架倾斜,电线杂乱交错,切割着空间,加上场地临山,直升机回旋的余地非常小,稍有偏差都可能机毁人亡。机长杨磊临危不乱,凭着平时练就的过硬飞行技术,紧握操纵杆,一点一点修正航向,一米一米向下降落,几乎是擦着高压线成功着陆。

此时的汶川,已被困40多个小时。看到降落的直升机,幸存的群众挥舞着双手,不顾一切地从四周跑来,有的抱住机组人员失声痛哭,有的对着直升机跪倒在地。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木然中露出的惊喜,望着天真可爱孩子渴盼的眼神,机组人员既心情沉重又倍感责任重大。大家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发挥最大潜能,尽可能多飞快运,让灾区群众少一分死的威胁,多一分生的希望。尽管许多同志每天超负荷飞行10小时以上,但一有任务,大家都说自己还有潜力,还可以多飞。最紧张的一天,全团飞行了141架次。特别是高山峡谷、气候瞬时万变,这样的飞行,是对直升机性能和飞行员体能技能极限的挑战,每次飞行都是一次生死穿越。在人民群众遇到危难的时刻,我们就要像在战场上冲锋陷阵那样,豁出命来也要飞行。飞行员的家属深深为他们的安全担忧,每天站在机场出口守望,有的从第一架起飞到最后一架安全降落,一架一架数着,一守就是一整天。

 

     中央电视台记者张泉灵:汶川?向世界报道

5月12号,在珠峰呆了一个月之后我回到了拉萨,还沉浸在奥运火炬珠峰传递报道成功的喜悦中,大地震发生了。北京、台湾、日本都有震感!我的第一反应是:唐山大地震影响到了14个省,这可能是比32年前更大的一次灾难,而前方灾情不明!情况不明的时候是最需要记者的时候!我得去现场!我知道高原下撤以后的第一原则是休息,我也很想家,想不满两岁的儿子。但是这时候到一线去,不是我个人的选择而是一种职业的天性。

经批准,5月13号,我挤上了震后拉萨飞往成都的第一班飞机。

帮助外面的人搞清灾区的情况是这个时候记者的第一责任。太多太多灾区的情况,抢险救灾的人要知道,受灾的群众要知道,党中央要知道。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从未有过的沉重。到达四川的当天下午,我们报道组立即动身前往受灾最严重的北川。

交通断了,通讯断了,余震不断。尽管做了心理准备,灾难还是击碎了我的想象。要快,要让外面尽快了解灾区的情况。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雨中发回了我在灾区的第一条报道。

路,是生命线,也是抢险救灾的关键。奔向震中的途中我不停地问自己:灾区的路到底怎么了?通向震中汶川的路为什么还不能打通?这个时候,我们必须把镜头对准这条路,去引导人们的视线。

5月14号,我沿着汶川方向,奔向213国道,踏进了打通道路的现场。观众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几乎半座山塌下来,路不见了。而这条路原本只有7、8米宽,一边在塌方,一边是临着岷江的悬崖。工作人员上得去,但是展不开。这条报道,也许不那么惊心动魄,但是它把大家的疑问解开了,责难不见了,人们焦急的心情也冷静下来,开始积极地帮着出主意,怎样才能使修路的进展快一些。

在灾区的人民处在惊恐与悲伤中的时候,特别需要鼓起勇气,在废墟上没有比活着把人救出来更让人振奋的了。5月14号,都江堰的幸福小区发现了幸存者,救援者开始与死神搏斗。我想虽然压在废墟下的人我们连姓名都不知道,但电视机前有无数的人关心着她注视着她。我想让他们看到:坚持,奋斗,我们就一定能获得重生!我向现场的领导建议直播救援过程。那天晚上,我知道很多人都守在电视机前,他们的心通过我们的直播与灾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详细:http://cpc.people.com.cn/GB/64093/95111/95113/736730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